打价格战、抢医保席...“药王”正遭受国产狙击 谁能笑到最后?
2020/3/23   来源:E药经理人  阅读数:

    全球销售额过百亿美元的重磅药品在中国市场表现不佳,是既往的事实,但到2020年情况正在扭转。修美乐在欧盟遭遇生物类似药狙击后,降价进医保寻找中国市场增量,而本土生物类似药已经虎视眈眈。阿哌沙班在仿制药加入后变得异常“热闹”。而一马当先的K药,则将面临超过6家的PD-1竞争对手。国产和外资原研,谁能笑到最后?

    2019年全球药物销售额TOP100名单公布,阿达木单抗、阿哌沙班、K药及来那度胺分别凭借191.7亿美元、121.5亿美元、110.8亿美元及108.2亿美元的全球销售额,成为唯四销售额破百亿美元的品种。


    阿达木单抗和来那度胺是典型的“老药”,分别于2002年及2005年获批首度上市,并于2017年及2013年获批进入中国市场,两个品种在中国经过多年培育后销售业绩仍然十分普通,米内网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来那度胺胶囊的销售额为3.98亿元,其中新基占96.96%,首仿企业双鹭药业仅占3.04%。而艾伯维旗下的阿达木单抗上市后5年累计销售额仅4亿元。


    阿哌沙班及K药在中国上市的速度则要快得多,分别于2012年及2014年获批在美国上市,并于2013年及2018年进入到中国市场,虽然同为“新药”,但二者境遇并不相同。BMS旗下的阿哌沙班直至2016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仅为0.61亿元,而K药上市首年销售额便突破20亿元成为市场瞩目的“当红炸子鸡”。


    百亿美元“重磅炸弹”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情况一度不温不火,但到2020年这些过往的故事将会改写。改写者可能是原研外资药企,也可能是围绕在这些“重磅炸弹”周围的一大批中国本土创新药企,为争得市场份额,各家当下正在排兵布阵。


    修美乐:重写欧洲市场故事,还是重演?


    2019年,艾伯维旗下的修美乐仍然位居全球药品销售榜榜首,但首度出现的销售业绩“负增长”预示着,“药王”发展路径正在转向,而这也深刻影响着阿达木单抗国内的市场格局。年报显示,修美乐2019年销售额为191.7亿美元,同比下降3%。这一下降,与修美乐美国市场增长放缓及欧洲市场遭遇生物类似药狙击密切相关。


    修美乐在全球最主要的市场是美国,第二大市场为欧洲。年报显示,修美乐2019年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为148.64亿美元,同比增长为8.6%。


    美国执行着严格的生物药创新保护政策,对生物类似药的上市及市场准入政策不够友好,例如2019年初开始生效的《2018年平衡预算法案(the Balanced Budget Act of 2018)》便要求,将医保Medicare D部分处方药的服务折扣由50%提升至70%,而生物类似药也囊括进了这部分。默沙东因此项政策在2019年减少了将近6.15亿美元的收入,这也难怪默沙东近期剥离资产成立的新公司欧加农中会囊括了生物类似药。


    但即便在如此的保护政策下,修美乐在美国的销售额增速也由2018年10.7%放缓至2019年的8.6%。而在对生物类似药更为友好贡献销售额过40亿美元的欧洲市场,修美乐遭遇到了更大的市场冲击。


    此前一度传出修美乐在欧洲降价80%的消息。艾伯维(AbbVie)首席执行官Rick Gonzalez 之后在2018年11月2日的第3季度财报电话沟通会上向投资人解释称:“Humira在欧洲降价80%的消息并不准确。目前已经有4个阿达木单抗类似物获批在欧盟上市,一般来说当生物类似物被允许上市后,很多欧盟国家会要求原研药有一定降价。但是降价最多的几个北欧国家的政府招标至少要等到11月15号才能讨论出结果,我们当前只是预计降价区间为10%-80%。”


    无论最终的降价幅度是多少,生物类似药的上市事实上已经对修美乐在欧洲的销售额产生了明显冲击。年报显示,修美乐2019年在美国之外市场的销售额为43.05亿美元,同比下降31.1%。


    在美国市场增长放缓,欧洲生物类似药猛烈攻势下,“药王”也终于低头重视起中国的增量市场,2019年以60%的大幅降价进入到国家医保目录,近期也在销售市场环节上大幅“招兵买马”,修美乐相关的岗位招聘明显增多。


    尽管如此,修美乐所面临的竞争不可谓不激烈,同类产品益赛普和类克也进入到了国家医保目录,而百奥泰及海正药业的生物类似药以相对较低的价格上市,信达生物及复宏汉霖已经提交上市申请,除此之外神州细胞、通化金宝和众合医药也已经进入III期临床试验阶段。


    有业界评论说,修美乐的仿制药战场,会变成修罗场。而在这修罗场中,无论原研药企还是生物类似药企业都做好了厮杀的准备。


    K药:换帅,再降价,竞争对手再增加


    K药2019 年全球销售额达到 110.8 亿美元,同比增长 55.0%,而K药在中国2018年上市后首年销售额便突破20亿元,无论从全球还是中国市场看,K药的销售增长都十分强劲。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在中国的市场竞争中就能够一帆风顺。


    伴随着本土创新药企逐步进入商业化阶段,其为吸引外资药企成熟商业化人才加入愿意开出的条件越来越丰厚,外资药企面临人才流失的风险,K药近期便“换帅”。


    3月16日,默沙东中国宣布,肿瘤事业部负责人牟艳萍已决定离开公司,寻求外部发展机会,最后工作日为3月 25 日。


    牟艳萍自默沙东中国成立肿瘤事业部时加入,至今已有三年,组建并管理着默沙东中国肿瘤市场部团队、“K药”(可瑞达)销售团队,并参与了K药的上市销售工作。而牟艳萍离开默沙东中国之后的去向,便是一家国内创新药企业。


    人才之外,价格是K药所面临的另一个挑战,K药虽然已经给出了全球最低的定价,但仍然有再降价的可能性。


    据Pharma Japan报道,2019年12月13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根据名为Chuikyo的季度价格评估计划重新对K药定价,将其价格下调17.5%,并于2020年2月开始生效。K药再调价前的价格为每20 mg / 0.8 ml /小瓶76,491日元和每100 mg / 4 ml /小瓶371,352日元,但将分别降至63,077日元和306,231日元。


    而根据默沙东2019年年报,在2020年4月K药将会面临第二轮的价格下调评估。如果此次价格下调评估结果使得日本K药的价格降至中国定价以下。作为周边国家市场,无疑会对中国市场的定价产生压力,尤其在除中国市场之外,全球PD-1市场基本呈现K药和O药“寡头”竞争的背景下。


    更大的竞争来自于PD-1新产品的上市及竞品新适应症的拓展。截至目前为止,BMS、信达、君实、恒瑞及百济神州的PD-1产品已经实现上市。而誉衡生物的PD-1产品上市申请也于2020年2月19日获得NMPA正式受理。


    2019年中旬,百济神州CEO吴晓滨曾公开表示,在近1年的时间里,PD-1市场的竞争格局已经改变,尤其是近两个月时间,外资PD-1产品占据的市场份额已经掉到了50%以下,而这距离本土PD-1产品上市不到半年时间。


    适应症上,K药在中国虽然在极为关键的肺癌领域连续拿下3个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疗法,但近期其竞争对手O药也开始发力,在中国第二大癌种的胃癌领域,首个拿下胃癌适应症。其他PD-1产品的适应症拓展及联合用药也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与全球其他市场不同,中国获批上市的PD-1产品数量众多,K药虽然此前的战绩斐然,上市后1年时间销售额突破20亿元,但在“群雄逐鹿”的情况下,能否保持优势。


    来那度胺:从不温不火到“疯狂”价格战


    来那度胺是新基的核心产品,在全球的销售额增长态势强劲,2019年首度突破百亿美元大关,全年销售额增长12%达108.2亿美元,成功跻身百亿美元销售额榜单中。


    与全球的风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来那度胺在中国惨淡的市场表现,米内网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显示,国内2013年上市当年样本医院销售额只有104万元,2017年也只有6676万元。


    此前有相关人士向E药经理人表示,来那度胺此前在中国的销售业绩不好,很大程度在于新基本身不重视中国市场,且相关的商业化人员配置不多。


    而在来那度胺降价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中国商业化权利易手以及本土仿制药接连上市之后,来那度胺的市场热度终于被慢慢点燃。


    2017年7月,百济神州因为与新基的合作,获得了来那度胺中国商业化权利。在2017年之前,国内没有来那度胺仿制药上市,来那度胺价格保持在10mg*21片平均价格46100元(2195元/片),一个疗程费用接近20万元。


    2017年,百济神州接受后的来那度胺通过国家医保谈判进入医保目录,降幅约60%,其中10mg的每片价格是866元,25mg的每片价格1102元。


    2017年11月,双鹭药业来那度胺仿制药上市,开始打破原研独家的格局,但其在上市初期的定价与新基相差并不大,二者维持着“岁月静好”的稳定局面。


    2019年初,正大天晴的来那度胺获批上市,开始正式搅动这一竞争格局,“价格战”也由此展开。2019年2月,山东省宣布正大天晴的来那度胺为5380元(25mg*21粒),平均每粒256元,相比新基的原研价格低了77%。


    这下双鹭药业坐不住了。本身其在与原研药的竞争中就一直处于下风,好不容易拿下这一全球重磅炸弹的国内首仿资格,这个产品又一直因为高价在国内不温不火,现在又有第三者来低价搅局,双鹭药业就势见招拆招,于2019年2月16日一举将价格砍了72%,从2万元/盒降至5580元/盒(25mg*21粒),直逼正大天晴的最低价。


    但战事并没有结束。5月8日,齐鲁制药的来那度胺仿制药正式获批上市,正式加入战局,本次获批同时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也是首家过评的仿制药。来那度胺竞争格局形成了1+3(一家原研,3家仿制药企业)局面。入局较晚的齐鲁制药更是表现出来势汹汹,6月6日在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公告将25mg规格降价至3980元,平均每粒只有189.5元,创下该产品挂网价的历史新低。


    双鹭药业仍然不甘示弱。7月19日,其在山东申请25mg每盒中标价为3960元,继72%断崖式降价之后再降32%,比齐鲁的挂网价还要低。7月22日,双鹭又在安徽宣布下调降价。


    这几家企业谁更胜一筹?据Insight数据库,目前双鹭、正大天晴、齐鲁制药价格相当,双鹭以国内首家上市仿制药的优势已经中标23省份/直辖市,市场基础良好,齐鲁制药只在7省市中标,但其拥有国内首家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资格。


    而获得原研独家商业化权利的百济神州,其来那度胺为其销售增长提供了动力。年报显示,百济神州2019年实现产品收入2.23亿美元,同比增长70.1%,主要来自主要来自ABRAXANE、瑞复美和维达莎在中国销售带来的收入。


    阿哌沙班:专利失效后国内竞争激烈


    BMS第一大产品阿哌沙班全年销售额121.5亿美元,同比增长23%,也拉动心血管产品线高速增长。虽然在全球销售十分风光,但阿哌沙班在国内的销售情况十分惨淡,直至2016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仅为0.61亿元,其在国内的市场表现一直被同属于“沙班”类药物的利伐沙班压制。


    年报数据显示,利伐沙班2019年在全球的销售额不及阿哌沙班为68.5亿美元,但其增长表现瞩目,同比增长为176.6%。而利伐沙班在国内的销售表现明显优于阿哌沙班。


    据国内样本医院数据统计,2018年,拜耳利伐沙班销售额为5.66亿元,2019年上半年,销售额为3.88亿元;2018年,百时美施贵宝/辉瑞阿哌沙班销售额为1193万元,2019年上半年,销售额为769万元。


    阿哌沙班中国化合物专利CN1578660(CN02821537.0)本来于2022年9月到期。但该化合物物专利-含有内酰胺的化合物及其衍生物作为Xa因子的抑制剂,在国内于2019年12月30日被最终无效。


    2019年阿哌沙班的仿制药密集上市。2019年1月,豪森药业阿哌沙班首家仿制药获批上市。2019年5月,正大天晴阿哌沙班仿制药第2家获批上市。2019年11月12日,科伦药业第3家仿制药获批上市。


    目前,原研2.5mg*14片价格为638元,正大天晴和豪森药业在售2.5mg*14片的价格近似分别为398元和405元,科伦药业的价格暂时未公布。


    在密集的仿制药上市之后,阿哌沙班会因此而将市场规模做大超越利伐沙班,还是会陷入激烈的价格竞争?谁会真正带来这个品种实现销售额上的突破?一切会在2020年逐见分晓。




    编辑:Rae
亚洲国内自拍在线午夜